今天制杖要挖塌大阪城

•沉溺刀男,全员粉,热爱吸鹤ball,吃腐,不写。


•正在努力学习开车,目标是加长版林肯。


•此页面更新的有企划文、小甜饼、小刀片、段子、恶搞鬼畜、破三轮

反正我什么都写X(๑•́ ₃ •̀๑),看心情。(随性)

【写不写得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XD】


•激情写文,靠爱发电。

•努力挖坑,填坑大概是下辈子的事吧X



•最近长篇注意!!!!段子注意!!!!


•脑洞大过黑洞,思维结构奇特。


•话多易勾搭,话题终结者//////

•谢谢你喜欢我,转载需私信我哦!爱你笔芯(o゜▽゜)o♡ 

20180615

刚刚从漫展回来。

看见了两只药研和鲶大眼、安定、爷爷、萤总。

就是没看见我的鹤。【好吧好吧,有小姐姐要什么鹤XD】

cos药研的小姐姐爆可爱。

我:小姐姐cos的是药哥吗?

小姐姐:啊不。。。。哦哦我是,我是cos的药研。

【巨可爱!!!!!】

今天看见她们我差点翻墙去粟田口X

现在的lof令我窒息。【捂脸】

失明就算了。

排版我也认了。

小红心没了我也认,【文笔的锅,逻辑的锅】

为什么连阅读量都少了啊啊啊啊。

是我更制杖被嫌弃了吗?【抹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

【别闹我渲染气氛呢。XD】

温柔(鹤婶)

•咕咕咕真的不是我的锅。【顶锅逃跑】黑衬衫戴眼镜的斯文败类鹤简直。。。。【捂鼻】这种外表斯文败类,但实际上是纯情鹤的这种我!!!!!!!【激动】

然后我就咕咕咕了。

•一定要刚回来的我面对这样的lof排版吗?看不看得到都是个问题啊。

•鹤婶,糖。【傻一式甜度中】

单纯可爱鹤的情话【一辈子一回的那种】




我蜷缩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巷的阴暗角落,巷子很浅,来往的行人神色匆匆,没有一个注意到蹲在这里的我。我抱着腿,抽抽搭搭地回忆着刚刚的事。

在我终于受不了现世工作带来的劳累辛苦后,冲着手足无措的白鹤倒起了苦水。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听见我向他倒苦水。

而且还是那么多。

从来不知道自家主上遇见过那么多坏事的白鹤慌了神,想过来安慰带着哭腔的我却又站在原地张皇失措。

在冷静一点后,我明白了自己的所做所为,红着脸抹了把泪,不顾头发是否凌乱,衣服是否整齐,我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家门。

一定像个疯子吧。
一定像个疯子吧。

我,冲着跟着我来到现世什么都不是很懂的白鹤,发了脾气。

现在在街上某个角落的我抱着腿,偏过头。

今年是鹤丸和我在一起的第三年。

三年前的某一天,那家伙突然将我拉到没有人的地方,红着脸向我传达他的心情。

细碎的白发不时地轻轻扫过他爆红的脸颊,他别扭地将我拉过去,结结巴巴地说着想说的话。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看见在本丸里兴风作浪X)的白鹤红透了脸,别扭而又认真的神情简直像小孩子一样,在情感方面和平时的作风毫不一样。

后来,我们就一起过了三年。

若问我当初为什么答应他。。。。。如果长得好看是优点的话,大概他的温柔体贴是一大优势吧。

他可以在人很难过时逗人开心,可以在吓到人时立即道歉,可以在拜托他事情后十分可靠地完成。。。。可是自他化形以来,遇见对方向他倒苦水还跑掉的情况应该是第一次吧。

我往后缩了缩,变成更小的一团,用因大幅度动作而变得凌乱的头发遮住脸,躲在阴暗的地方看着巷外的人与光。

过路的小孩子朝巷内望了望,却又被大人们拉走。

这样的小巷,这样的自己。

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让人发现的吧。

无论怎么样都让人觉得像疯子吧。

我将头埋得更低了。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鹤丸刚刚来到现世,由刀剑化形的他要怎样地辛苦了解现世才在这样的社会里陪着我?!

化形现身不久的鹤丸国永,身为皇家御物的鹤丸国永,努力了解丑陋现世的鹤丸国永,永远。。。逗人开心的鹤丸国永。。。我所爱着的鹤丸国永。。。。。

“乖,回家了。”似乎有什么布料轻轻地落在我的背上,带着熟悉的气息与温热的体温------是鹤翼吧。

我不敢抬头看他,女孩子无论什么时候
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不愿意如此的丑。

更何况,是我做错了。

大手在头顶轻轻顺着发,把我脸前的长发拨到一边,出现在眼前的仍是熟悉的温柔的面容。

鎏金色的眸子带着笑意,白皙的皮肤因大量运动而微微染红,带着些许汗珠。

他在不停找我吗?

“菜要凉了哦。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菜呢。”

鼻头一酸,泪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抱住他的腰,埋在衣物里哭泣。

他仍是顺着我的发,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回家吗?还是说想要出去玩?”轻快得就和平时一样。

“回家。”埋在他的胸前,声音闷闷的,“对不起,鹤。”

鹤没说话,只是把滑落在地的羽织捡了起来,让我以为是我声音太小了,他没听见。

“对不起。”他拉着我向巷外走,我站在原地拉着他的袖子。

他转身,或许是因为巷外的灯光比起巷内过于耀眼的原因,逆着光的他如同要走掉的白鹤一般,雪色的发丝轻轻地动着,轻盈如他的名字,要飞走了吗?他的手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从手心传达而来的温度让人心安。

“不用说对不起,我的主上。”他的脸上是明媚的笑,金色的眼眸里蕴着看不懂的情绪,光在眼底闪烁着。

“只要主上愿意跟鹤回家,无论怎样都行。主上是应该被人所爱的啊。”

“他们责怪主上,埋怨主上,不能爱着主上,但鹤可以做到最后一点哦,我可是鹤啊。”

那大概是我活了二十年都没听过的,只属于害羞温柔的鹤的情话。

“世间的苦有很多,以前的过去了,如过未来还有的话。”

“就由鹤与主上一同承受吧。不用说对不起哦。”

即使逆光朝着我说从来没听过的情话,如此的熟练让人误以为是情话高手。

但雪色发丝下的通红耳尖代表了什么呢?

嘘,不能说。鹤会害羞逃走的。



很好,现在的我就像是失明了一样。

图片完全看不见,就看见评论里“哇,他的眼睛好漂亮”“哇太太是神仙。神仙下凡辛苦了。”

希望下周的新版本能让我重获光明X

你们。。。看得到吗?

(゚⊃ω⊂゚)关于明天的更新,你们是想要一辆假车,还是想要鹤球的甜饼????

从考完试后,我就疯了,打字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并且疯狂热爱假车。

【我爱考试,考试爱我】

第 一 次 【段子】

•没错,段子。

•一丢丢污。

•尽管知道没多少人看得到,但我还是要发。

希望不会被屏蔽。XD

【制杖逻辑,没有文笔】

这是鹤丸现身后第一次红着脸,手足无措地看着因已浑身无力瘫在草丛里的审神者。

午夜的月光在深蓝色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皎洁,银白色的光辉毫不偏心地洒在万物上。包括了躺在草丛里轻轻喘着气的少女和半敞衣领的鹤。

这样的事,他也是第一次啊。

完全不知道从何下手啊。

张皇失措的鹤看见躺在草丛里,身下垫着自己的白色羽织的少女,眼中的水光在月光里像是要流出来一般,在发红的眼眶边缘打着转。

鹤丸拨了拨自己因汗湿而黏在额前的白发,轻轻摇了摇头。果然夏天很热呢,连两个人独处的夜也是同样的热。

说到底,少女现在愈发可怜的模样多半都是自己的原因吧。要不是自己非要带她出来瞒着众刃做这样的事,她也不会。。。。

夜晚的凉风将发热的鹤丸吹清醒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需要人陪在她身边,而这个人是他,也必须是他。

自己所种下的错误的种子,一定会在某一天开出错误的花。

所以啊,鹤丸一定会陪在少女身边。

鹤丸在月光下,用一只手支撑身体,一只手轻轻拂过少女绯红的脸颊。

而自己的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红色,愈发像鹤了。

夏夜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繁星满天的朗夜的户外温度从来不会太低。

在户外睡着了,只要赶在晨露降临前回家就不会生病或者衣物变湿。

鹤丸背着少女,在微凉的月色下缓缓向本丸走去。

夏夜是如此宁静,以至于鹤丸的耳边只有不时远方传来的蝉鸣,以及非常清晰的少女呼吸的声音。

别扭地转过脸,颈脖间温热呼吸带来的触感便是愈发清晰,鹤丸的脸最后还是无法避免地红了。

没办法呢,毕竟他和少女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

不过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一旦让鹤丸想起,鹤丸就想一只鹤捂脸缩在角落。

从来没有见过的审神者的样子。

将少女放在床上,自己也昏昏沉沉地趴在床边睡着了。

一觉醒来后,自己已经被一群人绑得死死的了。

“鹤先生昨晚带着主上出去喝酒了吧?一身酒气。”

“都说了主上心情不好了。看,惹哭了吧。”

“请鹤丸老爷今天务必哄好大将。”

不是,你们这群刃怎么这样,昨晚我可是一只鹤陪着阿鲁姬喝酒,听她说话呢!

鹤还帮忙把主上背回来了。

你们别走啊!主上我哄还不行吗?!!!让我去啊,你们这群过河拆桥的家伙!!!战友情呢?!!!

见审忘鹤啊!!!!!!

今天的鹤丸也是被绑着向审神者道歉呢。

美好又平静的本丸日常。

记一件难忘的事X)

【才不是小学生作文呢!】

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天。X

傻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1.

大概是和鹤处久了。

中午把本子放脸上睡觉(遮脸遮光),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旁边有声音,突然想也没想就弹起来:“哇!!!吓到了吗?”

后来同桌差点没捶死我。

2.

喝水的时候,水沿着杯壁流下来了。

滴在吸水性超好的运动裤上。

然后我就把水倒杯盖里一直滴一直滴,

很好,裤子湿透了。:-)

3.

同桌橘里橘气,我在她把手搁我背上时突然叫了一声。

当时教室里连空气都凝固了。

不是,你们刚刚不是在聊天吗?!!!突然安静是为什么?!!!!!

一个班都看着我笑。

我。。。。

【过分!:-)】






今天是520的表白大会吗?

啊嘞啊嘞。

【从棺材里一跃而起】

今天520诶。看你们表白的那么开心,我也。。。。 @未絮 【来自絮吹的执着】,阿絮的首席迷妹X,/////////絮沼水超好喝。



@秋水仙-假装自己不在家 然后是会画画的可爱的医学系小姐姐。【因为。因为我一直不知道该喊什么XD】,虽然聊天的时候发现尽是玻璃渣,但是我还是爱的,诶嘿/////////


@Nekko 这只是不久前捞到的小天使啊啊啊啊!!!!!激萌!!!【诸君我喜欢小可爱】画得也超棒!!///////

就先@三位看起来不会把我打死的小可爱吧XD

顺带表白一下其它的太太和喜欢我的小天使!!!

不不不,我不敢艾特,怕被群  殴X

【本来今天520想发刀,然后想了想算了】

【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

抱歉。

5月7日开始自行断网。

因为想要考上我喜欢的学校。【大概是对那所学校的执念】

6月13号大概会回来日更了。

如果想要取关也是可以的。

有事可以私信。(・ω< )★

期间偶尔不定时上线。

我们6月13日见?

假期日更。

抱 【药婶】


•药婶

•药总真的炒鸡炒鸡苏啊,沉迷于“大将”无法自拔。

【鹤丸对不住了,我要翻墙去粟田口大院住会儿】




天暗了下来,风夹杂着冰凉的雨丝经过我靠窗的书桌,雨丝落于翻开的书页,将于翻书的手上,凉丝丝的。

窗外的树叶儿也被吹得沙沙沙的响,我靠在近侍怀里,盯着书发呆,静静地听着窗外的声音,也不知道自己想了些什么。

“大将?”

近侍环住我腰的手放在了我的头顶,顺了顺头发,贴在我耳边询问。

“嗯?”我侧头看向伏在肩上的药研,冷不防地对上藤紫色的眸子,如紫藤花的颜色浸染到清澈的湖水里一般,平静美好。

“这样的天气很舒服呢。”我用头蹭蹭他的头,看着窗外风中摇曳着的绿色藤蔓,心中是与窗外不符的莫名快乐。

“记得大将说过很喜欢这样的天气,看来没记错呢。”

靠在他怀里缩成一团,面前是红棕色的木质书桌和被风吹动的书。


喜欢这样的姿势,会在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是愉悦还是幸福,很温暖罢了,让人不想离开,想要化作雕像。

“呐,药研。”我向后挪了挪,“为什么人类总是会有莫名的情感啊?”


似乎被我奇怪的问题吓到了一般,对方一只手放在我的腰上,一只手支撑着向后的身子,继而开始笑,轻轻的笑声却是跟他外表不符,带有磁性。


“大将认真的吗?”

我翻了个身,跪坐着面对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超认真的!”

药研微微偏了偏头,嘴角向上勾起,戏谑一般地看着我:“哦~大将是说什么样的情感呢?”

尾音上扬。

我捂住脸,要怎么才能很坦然地告诉他很喜欢刚刚的姿势的事啊!!!


“让我猜猜,嗯。。。大将是说很喜欢这样的天气?”药研探测一般的语气,我捂着脸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

“不是啦,再猜!”

“大将又看到了哪段很好的话吗?”

“不是,继续猜!”

。。。。


我摇着头,心里算着他什么时候才能猜到。一双手突然将我捂着脸的手捉住,然后我就被翻了个身抱到了怀里。

嗯?!!!!

整个人轻轻地靠在我背后,在我耳边缓缓地说出那个答案,随着他的动作而动的发丝让我感觉有点痒,却并不讨厌。

“啊,我知道了,大将是很喜欢这样的姿势吧。”

“之前这样靠着我的大将很舒服的样子呢。”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什么啊,你早就猜到了吧?”我侧头看着那对藤紫色的眼眸,眸子里闪着光芒。


“嗯,大将说是就是吧。”

耳边是熟悉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