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制杖要挖塌大阪城

•沉溺刀男,全员粉,热爱吸鹤ball,吃腐,不写。


•爱好开假车。无法下手的刀有很多,比如萤总+除年长组以外的短刀+老祖宗+佛刀【满满的罪恶感啊啊啊啊】


•此页面更新的有企划文、小甜饼、小刀片、段子、恶搞鬼畜、破三轮

反正我什么都写X(๑•́ ₃ •̀๑),看心情。(随性)

【写不写得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XD】


•激情写文,靠爱发电。

•努力挖坑,填坑大概是下辈子的事吧。

•超咸注意!


•脑洞大过黑洞,思维结构奇特。


•话多易勾搭,话题终结者//////

•谢谢你喜欢我,转载需私信我哦!爱你笔芯(o゜▽゜)o♡ 


如果有喜欢的梗可以私信我哦。

20180713

抱歉抱歉

马上要开学了【即将军训】

可能以后周更,看情况吧,学校管得严。

还有两个小可爱的点文,不会弃的,不过会慢点。

我永远喜欢刀男·jpg】

20180820补:
我想在开学后再写,最近有点紧张。

20181014补:
学业繁忙,寒假再见。
【抱歉我想考年级前五】
【我永远喜欢刀男】

幸运【物吉婶】

★物吉×婶

【是的我对小幸运下手了】

★这篇是 @祈无SAMA!-小升初冲刺中 的点文哦,短小注意





1.

乌黑的发丝从用纯白色发带束着的发束中缓缓滑落,轻快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还没来得及抬头的少女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抹生意盎然的绿色。


“这是给主公大人的四叶草哦。”浅橙色头发的少年端正地跪坐在桌前,身上带着新翻泥土的清香,“有打扰到主公大人的工作吗?抱歉抱歉。”

“诶--------是四叶草啊!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了呢。”少女拿起四叶草,凑近轻轻闻了闻。

当审神者还是个小女孩儿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娇艳欲滴的花儿底部绿茵茵小草。如丝绒一般柔软,空气中浓郁芬芳的花香中夹杂着淡淡青草与泥土的香气,那是能够静下心感受自然的小孩子们才闻得到的。小孩子热爱着这些生灵,这些美好的事物。

长大后的脚步渐渐快了起来,变得匆匆忙忙,一旦走过了孩提时期,就再也没办法低头翻找脚下的浅浅草丛里的奇妙生灵。

无论是不染尘埃的小白花,还是代表了幸运的四叶草,都消失在了记忆的河流里。

少女轻轻地闻着新鲜的、带着一点点泥土的四叶草,尽管是和模糊记忆中不同的清香,也足够让人想起一些美好短暂的记忆。

“主公大人在想什么吗?”

“没什么,谢谢你,物吉。”

浅橙发色的少年笑着摸摸自己的头发,笑容如同一抹阳光明媚温暖,不像午间的阳光一般炽热耀眼。

〖能够带来幸运的刀剑吗?〗

〖能让人回忆起短暂美好时光也算吗?〗

2.

提起审神者将刀剑们来到这个本丸的时间作为生日这件事,成年形态的刀们总是笑笑,就像哥哥们对妹妹的态度是一样的。

少女凑到树下坐着的物吉面前。

“物吉物吉,你想要什么礼物?”

“如果是主公大人送。。。。。”

“不可以这样回答啊。”少女打断了物吉每年都一模一样的话,“再想一想,物吉想要什么。”

物吉盯着树叶想了很久:“嗯。。。。我可以醒来就见到主公大人吗?”

“那么简单?!”少女捂住自己的嘴,“物吉你真的不要我特别准备的惊喜?”

惊喜啊,物吉想起了几个月前鹤丸拿到的惊吓以及歌仙拿到的风雅被单。

物吉狠狠地点了点头。

在生日那天果然收到了少女的礼物。

全年份的那种。


3.

审神者与刀剑们有着相同的使命:守护历史。

拼尽全力地守护历史是他们的职责。



“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那么多溯行军?!!”少女审神者跪坐在一振重伤的刀旁边。

突然出现的溯行军让人措手不及,等级不高的刀或多或少都受了伤。

敌军还在不断靠近,如果不全部斩杀,剩下的溯行军就有极大的可能造成历史的改变。这一点无论是审神者还是刀剑们都很清楚。

敌军的刀突然出现在审神者的头顶上,黑气缭绕的刀身闪着刺眼的光,少女用身体护着重伤的短刀慌乱地闭上了眼。

刀剑碰撞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如初晨阳光一般的少年正满身血污执刀站在少女面前。

“请主公大人带着他们几个先走。”少年回头依旧是不变的笑颜,“我应该还可以撑一会儿。”

少女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对方抢先启动仪器。

“我一定会带着剩下的同伴活着回来的。”

金色的光芒中,少女看见的是永远不变的笑颜,如阳光一般。

眼眶中溢出的是什么呢?



第一部队再次整装出阵,少女在手入室为重伤的刀手入。

物吉以及其他两把刀被第一部队带回,濒临碎刀,满身血污,手里握着审神者给他们的御守。

让其他刀把他们带进手入室,眼眶里溢出的是和那时一样的透明液体。

〖早已将他们当做家人了吗?〗

〖为什么之前没有发现呢?〗



4.

刚刚从时政回来的狐之助带来了新的消息却被审神者暂时拒绝。

“抱歉狐之助,我想先等他醒来。”审神者指了指躺着的浅黄色头发的少年,“他还没有醒。”

少女回到少年旁边,等待着他的醒来。

这可是全年份的礼物啊,一天都不能缺。

“醒了吗?”物吉睁眼看见的便是少女。

“是,我已经醒了。主公大人快休息吧。”物吉看着眼前突然开始流泪的少女有点惊讶。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少女突然抱住刚刚醒了的物吉,“抱歉抱歉。”

“主公大人不用道歉。”

“我们是主公大人的刀啊。”


所以不用再道歉了啊,主公大人。


5.

第二天的物吉在少女还没醒时就待在门口了。

“早安,主公大人。”

“今天我也将为主公大人带来幸运哦!”



今天清晨的阳光格外温柔明媚呢。


我的丽兹估计要被喷了。

【心情复杂】

为什么是丽兹站出来了啊啊啊啊【无法接受】

喜欢【真·糖】【鹤婶】



★甜饼注意

★鹤婶

★诶嘿没想到吧我的黑色小点点变成小星星了。XD

★有点文的三位小可爱麻烦多等几天,我超咸啊啊啊


1.
喜欢某只傻鹤已经很久了。

距离我上次说喜欢他也很久了。

而在我说完喜欢他后还没等他说话我就因为害怕结果而逃走了。

当后来我再问他当时想说什么时,对于恋爱方面害羞异常的鹤也只是红着脸用手掩住嘴,继而戴上兜帽跑掉了。

原来年纪这么大的刀子精也会像普通人那样害羞的啊。

2.
过度热爱甜食的我因为某天晚上突然查寝的鹤丸发现了我书架上的糖罐而被下了控糖令。

什么嘛。

“不可以再吃那么多了哦!”鹤丸不留情面地夺走糖罐,“鹤会监督你的。”

“不过。。。为什么要吃那么多糖啊。明明只是甜味啊。”

“你们这些男刃永远不会明白糖的味道有多么让人迷恋。”我盯着我的糖。

哪有那么多原因,就是单纯的喜欢甜味嘛。

“那就更有必要拿走了。”

最后我还是没拦住鹤拿走我的宝贝糖罐。

3.
书架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那里不但有书,还会有各种各样的惊吓。

有的时候会是一朵白色的小花儿,有的时候会是我丢失已久的心爱发夹,有的时候是几颗糖。

书架上偶尔也会放着毛毛虫,不过鹤丸一定会在距离书架不远的某个地方躲着,等待我摸到软乎乎的虫子而尖叫时,他会从某个地方窜出来拿走虫子并笑着道歉,然而下次他会在上面放其他东西。

就像好奇心极强的小孩子一样,鹤丸老是捧着什么新找到的小动物往房间跑。

即使总是惊吓,我也无法控制地喜欢着他。不明地.难以控制地喜欢着他。

白鹤可是会害羞的。

4.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那只会害羞的白鹤就不断地在我的书架上翻翻找找,但从来都只是喃喃自语。

由远处吹来的清风卷起了薄薄的纱,风中携带着隐隐的青草香气与上次短刀们带回来的野花的淡淡花香,风轻轻地拨动他的白发,雪色额发下藏着鎏金色的眼眸。白鹤站在靠窗的书架边,侧着脸,指尖轻轻扫过书脊,喃喃地念着书名。

我坐在他的旁边,用手中的书遮住眼睛以下的脸,偷偷地看着他逆着光的侧脸,悄悄地听着他洁白羽织上金属链子在风中碰撞着的清脆细碎的响声以及他念着的书的名字。

微微泛红的指尖扫过书脊,独属于鹤的隐隐香气因为他的动作而由风传递过来。

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个闻着少女身上淡淡香气的变态。


5.

“脸要贴在书上了哦。”突然打破这宁静的熟悉男声将我吓了一跳,急忙低头看书去人发现脸与书的距离过近。

被发现了啊--------有点丢脸,果然这样的偷看会解释不清的吧。

轻咳一声,岔开话题:“鹤丸是在找哪本书吗?”

对方听见后发出浅浅的笑声,话语中带着不难听出的笑意:“对哦。”

他回过头,如有蜜糖融化的眼里带着浅浅笑意,雪色的发丝在风中微微动着,斜射进来的阳光照在鹤的身上,边缘的发丝闪着七彩的光,是阳光的颜色啊。

“那鹤是在找什么书呢?我说不定可以帮忙找哦。”

鹤丸稍稍愣了一下:“大概。。。是以前你藏在桌底的好像叫做漫画的书本。”

“我的少女漫画?鹤丸你确定要看这个?”我走到柜子边上,拖出了一个大纸箱,坏笑着将最上面的几本少女漫画都拿给了他,“都在这儿了哦。少女心泛滥了啊鹤丸。”

鹤丸拿着那几本少女漫画笑着看着我,风中的那种独属于鹤的隐隐清香突然变得清晰起来,鹤的下巴在我头上蹭了蹭。

我觉得可能没有什么好事了。

“不然读给鹤听吧。”

鹤丸你学坏了,你不是那个会因为恋爱而脸红到说不出话的害羞鹤了。

6.
坐在他怀里,拿着少女漫画毫无感情地读着台词。

他的脸我的脸侧轻轻蹭着,细碎的发丝不断扫过,痒痒的。

表面毫无波澜,内心波涛汹涌。

当我念到少女问男主喜欢她的原因的时候,腰上的力度突然加大了,他将头埋在我的颈窝间。

闷闷的声音响起,他蹭了蹭:“那。。。你喜欢鹤的原因是什么?”

哪怕实际年龄很大,对于这方面还是会有不安啊。

“我也不知道啊。”摸摸他毛茸茸的发顶,感受到了一丝的僵硬。

“大概喜欢鹤就像我喜欢糖果一样吧。”

“不分原因的那种。”

侧过脸能够看见白发下通红的耳尖。

一份不正经的写手问卷


感谢   @芹菜不能吃-致力于咸鱼 艾特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当时正好在挖大阪城【又疯一个】,我就。。。制杖了。XD

2.当写手多久了?
17年10月开始写的,不过非常咸,【就是那种宁可发呆也不想更文的那种】,然后3月之后又开始忙就一直没怎么更。////////诶嘿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没多少,常年待在咸鱼干批发市场。X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最早是没有粮吃,刚好那段时间又有很多脑洞。

现在嘛当然是靠爱发电!想我的刀子精们能够感到温暖啊~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六年级吧。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起来什么感受?
简直是不忍直视的狗血【现在也不忍直视啊///////捂脸】,不过机灵的我已经在不久后删掉了啊【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X】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同人和原创都有吧。。不过lof上更同人。【这是爱啊~】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不知道呢,看脑洞适合的是哪对cp吧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最喜欢的当然是我×鹤丸啊!!X】

有的哦,就是那堆奇怪的脑洞。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文风?不存在的。
我已经是个制杖了。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不怎么看网络小说,要说喜欢的话,其实真爱是杨绛先生?!【然而先生的优点一点都没学到呢/////扶额】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的,多看看别人的作品才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啊。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有,但是学不像,毕竟别人的积累比我多得多啊【捶地爆哭】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么样?更新频率如何?
做最真实的自己,咕咕咕是我的热爱。X

想起了就更。XD

15.创作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吃糖算吗?

16.灵感枯竭时会怎么办?
看文的重要性吧,如果是一定时间内给别人的,一般喜欢买杯奶茶坐公交车绕城一圈,看窗外的事物找灵感。

如果不那么重要就一直咸啊,是为了爱才写的,又不是单独为了谁。

平时也可以把自己突然想到的脑洞用便利贴稍微详细一点写下来,没有脑洞的时候可以翻翻。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甜甜的恋爱啊啊啊啊,爆炸的少女心啊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虽然是为了爱写文,但是有人喜欢会更有动力啊,相比蓝手,我更喜欢小可爱们的评论,那样会很开心【我是个俗人】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段与段的衔接真的让我想哭,我要学语文啊啊。

因为懒得打字而减少描写导致剧情和感情都不行。

描写也是啊啊。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没有最满意的。因为在尽量学习他人的优点慢慢进步啊~

21.写过h吗?
写过,但写文后永远不看///////好羞耻,而且前面一写完我就。。。写不下去了。

22.坑品怎样
啊啊我真的是想更的,结局我都想好了,但根本没人看我鼓起勇气写的辣鸡长篇啊www【果然还是需要练练文笔再写】。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遇见了啊,放不下,这是爱啊,靠爱发电。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想把我喜欢的感情传达给喜欢我的人。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换吗?
稍微进步一点了啊,不再只会写段子了。

26.写完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会大概地看一下有没有错别字或者简单地更改一下。大修是不可能的,我真的咸死了。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文中很明显是情节需要而且也不过分,可是总会有大致看一下的小仙女在下面留评说“胡说八道我就不会。。。”之类的。一般这样的情节需要是指我家女儿啊【重点】,没有说是代表所有人啊。

当然捉虫和科普是非常欢迎的,不过请稍微注意语气谢谢,毕竟打字是听不见你的语气我容易想多,容易误会,有的玩笑我也真的不喜欢。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啊~随缘,大概希望能写得好一点吧。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请务必继续学习别人的优点!一点都不可爱的家伙。

30.艾特几位好友继续吧

不行我一定要带上她们,如果已经写过就非常地尴尬了,前段时间一直没上线也不知道我的太太们更了写什么。【哭唧唧
@未絮 
@百无一用的megumi
  @假酒 
@跨出一步的阿平
【如果写过了或者不想写可以不用理我的////捂脸】

大概这几天更新。【非洲万年老咸鱼】

顺便问一下这次更新你们想看哪个刀子精。

【别,我不会对除大将组外的任何短刀+萤总下手的】

【我最后的良心了,但如果是他们我可以写暖暖的小甜饼,大概亲情向的那种】

【老祖宗和佛刀们也不行,我会有罪恶感啊啊啊啊】

另外问一下。

你们。。。真的就那么喜欢看段子吗?!!_(:3」∠)_




血小板好可爱啊啊wwww,一蹦一蹦的呜

关于我和鹤丸一起半夜偷糖被逮的事

•日常半夜制杖XD




大家好,我是23333号本丸的审神者。


现在我很慌。


拿着罐盖的咪酱现在在后面疯狂奔跑,我拉着在夜里看不太清的某四花太刀以同样疯狂的速度飞跑。

我要起飞了X

两个小时前我就不该去厨房吃那颗糖。

-------------------------------------

没有蝉鸣,没有月光的微风徐徐的夏夜简直棒呆了好嘛,偷吃的好时间。

我真的很想吃糖啊啊啊~

偷偷摸摸趁着夜里黑,蹑手蹑脚地去厨房。

开玩笑,我可聪明了!【骄傲】

连哄带骗地让一期哥把短刀爸爸们早早地带去睡觉,顺便换了好几天的近侍,就为了吃颗糖我容易吗我。

活在本丸里毫无地位的阿鲁姬。【巴形你在哪儿,hsb要叛变去敌方阵营了啊】orz

熟练地在没有开灯的厨房里行走,不,我没练过。

当我摸到咪酱藏起来的糖罐子高兴地抱住糖罐子打算拿几颗掉头就跑时,回头看见一张烛光下阴惨惨的脸。

鹤!丸!国!永!!!我guaagsbuzhqj!!!!【心情复杂】

“哟呀,你也来厨房偷吃吗?”鹤丸总是能将在咪酱眼里非常非常不好的事讲成小事。

【你这样的鹤迟早会被麻麻做成白斩鸡X】

“小声一点啊!!”我捂住他的嘴。“把灯灭了!”【活生生一副凶猛强盗的样子】

要知道咪酱可是会在走廊徘徊逮刃/人的啊。可怜天下咪酱心,虽然我并不希望咪酱逮到我偷吃。

“你不也是吗?!!”我看着在冰箱里拿出冰镇可乐的鹤丸,接过了鹤递过来的可乐。

“没办法啊,我们没空调。”鹤丸边喝边盯着贫穷的我,嘴角挂着恶劣的笑。

你故意的!

我有什么办法嘛,垃圾时政不给工资。

我尴尬地笑笑,给了他两颗糖。

很好,接受了我的糖就是和我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X

鹤丸接过糖,向后退了一步:“你把糖给鹤?!!可真是吓到鹤了。”

鹤你。。!!!

鹤丸背后的壶掉了下去,落在地上发出响声。

“快跑,药丸。”夜里看不清路的鹤拉着我到处跑。“光仔绝对在附近。”

“痛痛痛。”被桌角撞到的我捂着腰,果然长得矮是一件令婶难过的事。

外面有渐渐清晰的脚步声,慌乱之中我被打横抱起。

长得矮也不错,起码不用自己跑。

“我的天鹤你看路啊啊啊,前面是一期哥啊啊,拐弯拐弯啊啊啊啊!!!!!”

我从鹤的怀里跳了下来,拉着有点蒙蔽的鹤开始奔跑。

开玩笑,半夜偷吃甜食的我们,无论是谁被逮到都得完啊啊啊。一期哥你竟然和他们同流合污!真是令我心痛!

夜廊求生。

--------------------------------------

结局当然是成功活过一晚上,第二天还是会被hsb、一期哥、咪酱轮流训两小时。

半夜偷糖吃的除了我们俩以外还有谁。。。。哦哦还有和泉守和打掩护的堀川。

如果有来生,我想当一个拥有地位的审神者,可以随便吃糖不会被训的那种。



囚禁【鹤婶】

•日更都是骗人的。

•短小

•鹤婶,双方隐瞒注意。

1.

“呐,你说,会有人爱我吗?”

侧坐在窗前的少女微微低头,月光透过被风吹起的薄薄窗纱斜射入屋,映在地上,勾勒出少女的整体轮廓。月光洒在乌黑色的发上,发丝由耳边滑落,遮住了少女的眉眼,看不清她的表情。

雪白的鹤站在一旁,轻轻地笑着,风吹动他的发,如月白的额发下的金眸中如融化的蜜糖流动般,温柔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会有的哦。”

青年的头向一侧偏了偏,笑得灿烂。



2.

少女是一位审神者。

只有一把刀剑的审神者。

从入职初始,身边的鹤丸国永就没离开过。

“你想成为怎样的人呢?我的主上。”

那年的漫天的粉色樱花花瓣中,雪白的神明顶着花瓣蹲下来看着自己小小的主上,为她清理头顶的樱花花瓣,不经意地问着。

“成为和姐姐相反的人。”

她口中的“姐姐”是一位拥有无数刀剑的审神者,或者说是。。。拥有无数恋人的审神者。

纯白的鹤显得有丝惊讶,微微睁大了眸子,随即笑着摸摸还是小孩子的审神者的脑袋。

他何尝不知审神者口中的“姐姐”。

由“姐姐”送给这位审神者的他自然知道很多。

“姐姐”有许多的爱,她爱着本丸所有的恋人,而年纪尚小的审神者想要成为不会爱的主上。

“主上的愿望,由鹤来实现吧。”

“绝对是不一样的惊喜哦。”

3.

当夜色正浓之时,月会悄悄地出现平日开满花朵的院子上方。

银白色的月光由蓝黑色的天空洒下,为万物都披上一层银白轻纱似的。月光洒在夜中沉睡的花儿上,洒在沾上鲜红色血迹的刀剑上。

风吹动了鹤的羽织,金属链子在风中碰撞着,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叶儿在夜里轻轻摇曳着。

鹤丸国永看着倒在血泊中执剑颤抖的男人,金色的眸子在夜晚的月光下闪着微弱的光。

这是第几个了呢?


4.

『少女的情愫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露。』

比如随口和鹤提到的那个男人。

“鹤,我很令人讨厌吗?”少女低头,盯着手中的书页,依旧是看不清的表情。

“在鹤心里,主上是最可爱的。”

“可是为什么。。。他们。。都没出现过了呢?”少女合上了书,看着封面,继而抬头直视着鹤的双眸。

少女眼中如倒映着天与山的平静湖面。

“不知道呢~”雪色的鹤无辜地笑着,歪了歪头。

『是知道的吧』


5.

拜访少女家的女孩子们,在见到帅气温柔的鹤时无不惊讶。

而在当天夜晚,女孩子们往往都会见到坐在她们窗边,浑身浸在月光中的鹤,收到由鹤递过的一封密封好了的信。

此后再也没来拜访过。

知情的鹤总是回去后,趴在少女坐着的椅子靠背上,不时蹭蹭少女的头发,却从未说过关于爱的话语。

“给了鹤一个不一样的惊喜哦。”



6.
凡是除鹤以外在少女面前出现过的男人,都会消失在某个月夜。

凡是除少女以外在鹤面前出现过的女孩,都不会再次出现。

『若是双方彼此秘密囚禁』

『到底谁是真正被囚禁着的呢?』

鹤与少女,被爱所囚禁的究竟是谁呢?


7.
少女偶尔会在某个下午的午睡时间突然惊醒,只需要唤那个人的名字,窗外就会传来那人的声音。

“在这里啊!”

随着一阵脚步声,鹤会捉着一只小虫从门外跑进来,和其他的鹤丸一样,头上顶着树叶,脸上会有一点泥土。

即使是可怕的梦魇,这个时候也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只要少女呼唤他,充满温暖阳光的气息就会将少女围绕,伴随着耳边熟悉的声音“在这里啊”,不会再害怕了,不是吗?

『即使双方从未表露心迹,也没关系的,不是吗?』


8.

『少女是一位审神者』

『拥有着不应忘记的使命』

蓝光渐渐散去,地上是黑气围绕的碎刃。

躺在血泊中的少女抱着旁边同样重伤的鹤。

鹤与少女都很平静,就像两人待在一起的互相守护的每个昼夜。

“呐,鹤,你说,会有人爱我吗?”

少女窝在鹤的怀里,感受着最后的温暖,浑身是血的鹤没有说话,只是用仅剩的力气抱紧怀中快要永远沉睡的少女。

片刻,少女渐渐睡着了。

片刻,刀剑碎掉的声音。

替主上达成愿望的逐渐碎掉的鹤轻轻吻着少女的发顶。

“有啊,在这里啊。”






-----------------------------------------------

•鹤丸替主完成最初的愿望。

•我挺喜欢这个结局的www,日常高甜的我写不出太虐的文啊啊啊啊

•有问题可以评论里问,我边听歌边码的,可能会有表达不清楚的地方。【我可以改,真的】【真诚的眼神】

恶魔

•终于想起来我还要更文。

•鹤婶【大概是我更得最长的一次了】【是的,平时我咸鱼】

【只有三千字注意】

1)

“森林深处是什么呢?”

我趴在窗边,望着远方的大片生长茂盛浓郁的森林。

由森林那边吹来的风凉凉的,带着树叶的清香气息,点点潮湿。风吹鼓了轻纱制的窗帘,将趴在窗边的我笼罩在里面。

记得从儿时起,我就喜欢上了这个位置。在薄薄的乌云遮蔽了阳光时,风儿掀起了我额前的发,纯白色窗帘会轻轻地动起来,继而将年幼的我包围。那是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远方只有无人探索的森林,而屋内只有我,不用考虑其他的事情,只用望着远处的景物,等待着第一颗雨珠儿落在我伸出窗外的手上。

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里,有着其他的事物,比如从窗前掠过的雪白鸽子,比如不断起伏如波浪一般的窗帘,还比如。。。。。那片森林。

“森林深处有怪物。”

这话是母亲在我问了无数遍之后告诉我的。那句怎么听都是随口编造的哄小孩子的话让我无法相信,渐渐遗忘了。

直到我十岁那年,邻居家出远门的大叔径直穿过森林,血淋淋地回到了家,我才想起母亲随口说过的那句话。

以及与那人的初识。



2)

宁静的夜晚被车马来往的吵闹所打破,叮叮当当的铁器铜盆碰撞的声音让人睡不着觉,我翻了个身,见到了正打算进我房间的母亲。

“乖,睡觉。”母亲坐在我床边,帮我把被角掖好。

“母亲,楼下怎么了?”

“别管他们,快睡觉,小孩子不睡觉会被天使惩罚的,听话。”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已经10岁了。”

母亲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头。

我点点头,闭上了眼。母亲坐在床边,盯着被夜风吹开窗帘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母亲把我特意没关的窗户关得死死的,顺手将窗帘也拉上了,随后急匆匆地下了楼。

我睁开眼,偷偷疑惑着母亲今日的异常。

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把窗户打开,果然,还是把窗打开让人舒服一点,被玻璃阻挡了的夜风从窗外涌了进来,吹得旁边桌子上的书页沙沙沙地响。

今晚的月很圆啊。

小镇上像是有什么活动似的,不约而同地点亮了灯,只是可惜从这里看不见街道,踮着脚将头伸出去也只能看见街道边缘,几对结伴而行的男女匆匆地向广场中央的方向走去,其他的也就再也看不见了。

是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在我用手肘撑着头想着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的窗框前,我盯着那只突然出现的手向后退了两步,吓得说不出话来。

“哟呀,晚上好啊小姑娘。”窗外冒起一个脑袋,继而向上,露出整张脸,笑嘻嘻地向我打着招呼。

虽然笑得很温柔,长得也不像坏人。

但是。。。有好人会大半夜趴在别人家窗台上吗?!!

我抱起桌上的小花盆置于胸前:“晚上好,你谁啊?”

“放轻松,鹤只是过路的时候看见你了而已。”他翻进了屋子,坐在窗框上,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最好不要下去哦。”

楼下果然发生什么事了吧。

月光跃进房间,在地板上映出窗户的样子,雪白色的一块。因他的到来,地板上勾勒出他的影子,如轻纱般的月光将他笼罩,轻轻吹动的发丝下是似有金色流动的眼眸,身上的金色链子也轻轻地摇动着,碰撞着,发出变化着的清脆叮当声。

他笑着,静静地,如突然降临在某个女孩子房中的天使一般。他伸出了手,我却不敢靠近。

天上有月,月下有树,森旁是屋,房内是他。

天使与人类有区别的吧?大概就是他与我的区别。

在做梦吧?我抱着我的小花盆。

我大概此生再也不会遇见这样的人了。

这是我与那时的他的初识。

3)

他向我笑笑,留下一句“鹤丸国永。”随即翻身出去了,翻飞的衣角如羽翼一般。

是天使吗?

愣了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做了什么。我趴在窗边向下望,没有任何人。

“鹤丸国永?”我撑着头,小声地喃喃着,“好奇怪的人啊。”

大概不会再见到他了。毕竟这样的人出现过一次,未来心中依旧是这个样子,如神圣的天使。

“来惩罚不睡觉的我的吗?”我想起了母亲不久前说的话。

“好吧好吧。”我回到了床上,掀开被子躺了回去。

4)

楼下的声音越来越多,车马声、议论声、哭泣声,以及水沸腾后将水壶盖顶得响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在夜里格外地吵闹。

最后还是敌不过小孩子的好奇心。提着裙子下了楼。

楼上的房客都出来了,围在一起。

我挤进人群,看见了躺在擦得光亮的地板上,浑身血迹的大叔。

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嘴,一只手捏着裙子不知所措。

“快上去!”眼尖的母亲看见了在一群大人中小小的我,放下手中的水盆,将我抱走。

“不准下来!现在,去睡觉。”母亲打开门指着我的床,叉着腰对我说道。大概我真的不该下去,母亲似乎有点生气了啊。

我趴在床上,等门关上的微弱声音响起,翻了个身,脑中全是血迹。

果然我应该听那个人和母亲的话的。

难以入睡。

5)

大叔的事过去不久后,接二连三地出现年轻男女死在森林中的事情。

死者越多,人们口中的森林就愈发诡异,渐渐地,这片不知名的森林拥有了各种各样的传说。

“森林深处是什么呢?”我回头问正替我为小花盆中的小花花浇水的母亲。

母亲一直不允许我去森林,哪怕有一点点想法她也会立刻打消。

她说了很多很多的故事来吓唬我,可是她忘了,我已经长大了,那些故事吓不着我了。

在母亲念叨了很久后,我以一句“我想吃馅饼”让异常疼爱我的母亲停止了对我精神的洗脑与摧残。

母亲下楼后,我坐在窗前,呆呆地望着远方的森林。

母亲说,每当月圆的时候,恶魔就会出现在森林深处,变成人们挚爱之人的模样引诱无知的人们。

变成挚爱之人吗?。。。何其残忍。

“哇,又在发呆啊。”倒挂在窗户上的鹤丸国永从窗外跳了进来。

“你又准备了什么新的吓人方式吗?”在他即将摧残我的小花时,我将我的小花盆夺了过来,顺便打了一下他的手背。

“放开我的花儿啊。”

他只是摸摸后脑勺,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摆动,像大孩子一样笑着。

真是的。。。

“真是辛苦我的窗框了。”在他不解的目光中,我摸摸我的窗框,“竟然还没坏。”

“鹤也很辛苦地带来了惊吓啊。”

“是是是,辛苦辛苦。”这家伙果然是个大孩子吧。

我给鹤丸讲母亲跟我说的传闻,他跟我说他的好朋友们。

那是另一个小镇,和我们这儿有着不一样的习俗和风格,那里住着许多他的好朋友。


聊了一阵后,我下了逐客令。

“母亲应该快上来了。”

“那下次鹤再给你带来惊吓啊。”他和初见时一样,翻身出去了,再次趴在窗框边看他时,半根鹤毛都找不到。

大概那是心底就已经涌上了不知名的情感了吧。多年以后的我回忆起这段时光总是会忍不住发笑。

门开了,母亲端着刚刚烤好后切好的馅饼:“你在看什么呢?心上人?”

母亲老是这样打趣我。

“不,我刚刚看见一只鸟从窗边飞下去了。”


6)

父母亲年纪大了,我自告奋勇地替他们拜访另一个小镇的叔叔。

收拾好东西后,我将一张写有暂时离开的纸条粘在了窗户边,没有关上窗户,把窗帘拉好。

希望他能看到吧。

别吓着其他房客了。

我带着装有食物与拜访礼物的袋子出了门。

沿着森林边缘走,虽然说绕路是远了点,但这可以让目送女儿离开的父母安心,也蛮不错的。

在太阳落山前,我顺利到达了这个小镇。在叔叔家住了一天后,我决定回家了。

我拿着地图和部分食物,在吃过午饭后告别了叔叔以及他的家人。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我呢?

我心情颇好地哼着歌回家了。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感到不对劲。

身后貌似。。。有人?!

我不再哼歌,大步向前走去,因为这次我选的是。。。径直通过森林的路。

7)

天空渐渐由玫红变成了深蓝,天边也升起了月。

今晚的月色很好,即使是在夜晚,也不会用到火柴。

身后的声音自我踏进森林后再也没有停过,一步步地向我靠近。

极静的森林里,诡异的凉风,以及后面的未知生物都让我后悔午饭后才离开小镇。

手心开始发热,开始出汗。

不断地回头也没能见着那声音的主人。

月满了。

我想起了母亲的故事,即使不相信,可在这个时候脑中无法控制地涌上各种奇怪的想法。

树叶被夜风吹动,沙沙作响。身后的生物越来越靠近。

在他离我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我拾起旁边的较粗的树枝回头。

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他轻轻地笑着,发出浅浅的笑声。

鹤丸国永?!!

“别怕,是我。”他摆摆手,而我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传闻中,恶魔会变成喜欢的人的样子来引诱人们。

所以。。。。

月色下的他轻轻地走了过来。

所以。。。我喜欢。。。。他?

“你在发呆吗?”他凑了过来。

“我喜欢的是。。你吗?”

他愣了愣,月光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

“安啦,鹤不是恶魔。”他拍拍我的头顶,弹了一下我的额头。有点痛,但让吓傻了的我清醒一点了。

“鹤带你回去,女孩子不可以单独走夜路的。”

月色很好,一点都不凉。

热到我想打母亲不允许我看的那些小说里讲月色凉凉的作者。


8)

如果森林深处一定有恶魔的话。

一定要和喜欢的人一起走。

这是我和鹤在一起后所知道的。

嗯?

因为这样不会那么害怕了啊。


•••••••••••••••••••••••••••••••••••••••••••••••••••

我快咸死了。

让我看看这次阅读量是不是能跌破我的记录。